河正宇+黄政民+张震,神仙阵容,惊悚题材

2022年,网飞对韩国市场的挖掘和开发仍然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

但是呢,首先韩国本土的市场真的比较小,如果面向的观众只是韩国观众,那打开网飞韩剧的知名度肯定是不够的。

其次,其实网飞韩剧的套路还是比较简单的,黑色犯罪的故事,再融合了人性、校园、职场、女性等当下热门的话题;

高颜值怂人设的反差感,再一步步的菜鸟逆袭……虽然好看,

但是说到底还是网飞式的快餐路线,汉堡薯条可乐虽好吃,但吃多了,难免会腻。

其实从今年年初的《丧尸校园》,八月初刘亚仁的《极速首尔》以及刘亚仁去年的《地狱使者》,我们都发现这种模式继续下去,就会难免的审美疲劳和单一化。

九月中,网飞就出了一个妙招,既然韩国市场已经玩透了,不如加一点新鲜元素,让同样属于亚洲的中国元素,与异域风情、危险遥远的非洲元素融合一下。

就有了九月份万众瞩目的《苏里南》河正宇、黄振民、张震这样顶级的神仙阵容。配角都是《鱿鱼游戏》里的男二朴海秀、《机智的医生生活》里的柳演锡。必爆的毒枭黑帮题材,这谁不叫绝?

纵使评分一般,只有6.9分,也耐不住观众们对这些演员的热情,收视率和讨论度倒是大爆了一番。

河正宇饰演的在苏里南通过鳐鱼买卖的姜仁久,却在异国他乡无奈被老乡黄政民坑了,被控制着整个苏里南的大毒枭陷害后,参与了国家情报局NIS的秘密行动,决定拿回属于自己的钱财,并且捣烂陷害自己的毒枭阵营。

如此神仙的演员阵容,再加上热情又危险的异国情调,以及毒枭和缉毒的剧情题材,小编对《苏里南》也是期待得不行,正片一放出就忍不住追完了全集。

《苏里南》的确是一部野心非常大的作品:中韩文化碰撞、毒枭与缉毒、街头暴力、监狱生活、多国文化的冲击、警察与卧底、搞钱和宗教……

各种能爆的点都精准踩中,黄政民、河正宇、秋瓷炫、张震这种影帝级别的阵容,也是卡司超强。

但《苏里南》豪华的外在配置却恰好暴露了网飞这种流畅丝滑爽剧,一贯的问题:

华丽的外在,难以掩饰内在的不足。

一口气刷完全季固然酣畅淋漓,但是却看完后一回想却没啥惊艳之处。

河正宇跟随朋友去苏里南做鳐鱼生意,人生地不熟跑去非洲大陆,借着信息差做生意,再加上亚洲人勤奋刻苦的性格,自然是赚的盆满钵满。

但是问题也就来了,遇到了唐人街一哥张震前来收保护费,这里海展现得真是有点幽默,进可黑社会退则窝囊废的河正宇,遇到张震一顿美丽的中国话输出,面露难色,真是有点委屈又有点可爱。

而教堂神父黄政民这个角色,出场文质彬彬但是一看就是大boss的样子。这里还是要赞叹黄振宇的演技,戴着眼镜一脸虔诚的神父模样,

河正宇和好友装模做样完要离开,他大气地一眼看过去,眼底却又打满了算盘,一句:

“我们今天有新的朋友前来,让我们欢迎他们”

两人尴尬的脚趾抠地,只能留下来。

戴着眼镜、满脸堆着慈祥的笑容,看似是虔诚无比、善良宽容的神父,只是偶尔凝重时的表情就暴露了——这个人绝不是个省油的灯。

满脸微笑,满嘴“我的朋友、我的同胞”,

却在看不见的背后就捅自己一刀,被坑完才发现,“老乡遇老乡,坑你没商量”。

本以为在海外遇到个同胞,有一种归属和安心感,而其实呢,坑自己最深的就是他们,这真是很多在海外同胞的真实经历与写照了。

作为剧抛脸的黄振民,还是把神父与毒枭,极善极恶兼备的角色,展现到了极致。

张震在《苏里南》所谓中国角色,还真不是打酱油的,角色露面挺多。

被黄振民坑了的河正宇,一边成为卧底秘密和中情局合作,一边又和张震这个唐人街一哥周旋着;

张震演黑道杀手,是很深入人心的,《赤道》里和文咏珊合作时,两个腹黑阴沉、杀人不眨眼的反派杀手,竟然盖过了崔始源的男神光环。

在《苏里南》里,张震却是有点没用到位。细腻的眼神戏、英俊的外表、琢磨不透的情绪,这些卧虎藏龙的唐人街里复杂一哥,反而没被展现出来的。

比如《沙丘》里神秘隐忍、忍痛背叛的教授,只是几个镜头,就把东方的复杂隐忍、神秘渊源给展现了出来。

留着长发、满脸沧桑邋遢,一股地痞和霸主气质的外放型外派,残忍嗜血,大放粗口、狂声大笑的外放型反派,真的有些淹没了张震复杂的气质和细腻演技。

其实呢,毒枭国度这种庞大的题材,要不就拍成墨西哥剧《毒枭》那种光怪陆离的魔幻现实史诗剧,

要不就是《绝命毒师》那种细枝末节逐渐连接起来的黑色幽默、复杂人性剧集;

或者港片《树大招风》那种东方式英雄末路的深沉复杂,

抑或是汤姆克鲁斯《美国行动》那种花里胡哨充满着犯罪与搞钱、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酷感。

然而《苏里南》这么个史诗设定,各种元素的堆砌,却很失望地弄成了韩式小家子气。比如河正宇在监狱里那一段卧底假装毒贩的戏,

本来可以拍得险象环生、充满智慧和临机应变的犯罪感;

但是一路顺畅下来,反而有些辜负了我们期待的意思,缺乏那种心提到了嗓子眼的紧张时刻。

河正宇、黄振宇,第一次带着翻译,跑去张震火锅店吃饭,本来是韩式黑色犯罪与港式灰色警匪一次精彩绝伦碰撞的重要时刻。可是双方放了几句狠话之后,

黄振民一句“耶稣今天也要休息,你也好好休息,让我们吃顿好饭。“

张震回一句“看在神父的面子上,鳐鱼的管控权交给你们,“

真是有点“就这?“的即视感,还没开始飙戏恶斗,这就结束吧啦?

好不容易等到阴沉狠毒的黄振民、扮猪吃老虎的老油子河正宇、唐人街凶狠暴戾又能屈能伸的唐人街一哥张震飙戏,

既没动作场景,又没史诗级飙戏耍狠,只是耍耍嘴皮子、开开玩笑,真是暴敛天物了。

黄政民的恶人狠心、河正宇小人物的八面玲珑与主角光环、张震的粗狂和嗜血都是人设框架,却无圆满的剧情剧本支撑把几位影帝都局限住了。

本来能拍个《新世界》的阵容,

最后却是《犯罪都市》那种的丝滑爽剧(还没有马东锡那么精彩的动作场面)实在是可惜。

警匪毒枭这类型的电影剧集,光是题材就长盛不衰,因为足够宏大、场面精彩,也足够深刻。

《毒枭》是光怪陆离的墨西哥魔幻现实史诗,《树大招风》《跛豪》则是惊心动魄、斯文又阴狠的港式警匪。

《苏里南》本有结合美式与港式的条件和气质;却啥都想沾边,最后落了个四平八稳,成为了平平无奇的流水线产物,

花哨有余,剧情不足,还不够酷 !

看得出网飞想复制自己创下的《鱿鱼游戏》的收视奇迹,但《苏里南》显然是差了口气。

不过从《分手的奇迹》到《苏里南》以及之后的《wonderland》中韩相似又不同的文化混搭,在未来电影上的神奇化学反应还是相当值得我们期待!

发布于:北京市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